m2

你的装修预算约 ? 万元

  • 主材费
  • 整体橱柜、马桶、瓷砖等
  • ?万元
  • 施工费
  • 人工费+施工辅材
  • ?万元

设计费:?4999元(测量、设计、报价)

微信扫一扫发送到手机

设计观点 设计无界限

查看:410| 2016-3-28 11:34| 系统分类:设计观点| 举报

新浪家居
简介:  随着设计的不断发展与创新,“设计无界”的理念逐渐被大家所推崇。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涉略不同的领域进行多向创作。设计的多栖发展是好是坏?设 ...
  随着设计的不断发展与创新,“设计无界”的理念逐渐被大家所推崇。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涉略不同的领域进行多向创作。设计的多栖发展是好是坏?设计界限的模糊又会带来哪些影响?本期访谈嘉宾邀请到了萧氏设计董事长兼总设计师萧爱彬先生、赵牧桓室内设计研究室设计总监赵牧桓先生以及吾舍工作室主理人任鸿飞先生三位设计师前来做客,共同探讨“设计无界限”。

设计观点 设计无界限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由新浪家居设计师频道主办的《设计·观点》栏目,本期话题“设计无界限”,我是主持人Susie。随着设计的不断发展与创新,“设计无界”的理念也逐渐被大家所推崇,越来越多的设计师都开始涉略不同的领域,进行多向创作,比如说做建筑规划设计的,开始做起了室内设计,做室内设计的开始做起了家具产品设计,设计的界限是越来越模糊了,本期我们邀请到了三位嘉宾来座谈,他们分别是萧氏设计董事长兼总设计师萧爱彬先生、赵牧桓室内设计研究室设计总监赵牧桓先生和吾舍工作室主理人任鸿飞先生。

  PART1:这些年做过哪些多向创作及契机

  主持人:三位嘉宾下午好!我知道各位都是有着非常丰富的多领域设计经验的,请各位简单介绍下各自都有哪些多向创作,以及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开始跨领域创作?

  萧爱彬:我们是一直在做室内设计。近几年,因为有很多时间,也因为空间的需要,开始进入到产品设计的行列中。也是特殊的原因,开始因为自己公司需要椅子,因为我重新装修了办公室,但我不想用原来的东西,在市场上又买不到特别中意的,所以就想自己设计一款椅子,跟我的桌子来搭配。我希望以后一旦做成了这把椅子,就可以复制它。就是这个初衷让我开始做这个产品的。

  赵牧恒:最早我们也做灯光,也做产品。做产品的原因,跟萧老师挺接近的。市场上有时候找不到契合我们空间的产品,就像我们最近在做的,设计一个烟灰缸和一个茶壶,有时候自己有空就去想这些东西,觉得挺好玩的,把它们当做我们设计的一部分。这样做起来,我们自己觉得很开心,很有意思。有时我在使用一个产品时,总觉得市场上为什么没有一个这样的东西,这样可能更好用,于是就自己着手去做、去尝试。

  任鸿飞:我本身就是工业设计专业出身,最早的时候在工业设计公司做过两年。其实那两年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收获。两年间做了好几十种产品,小到手电筒、大到汽车的改型,都设计过。但是我自己本身还是喜欢有情调的产品设计,像家具类的。大学几年读的就是倾向研究家具产品类的,所以后来就转行做家具。当时先在一家办公家具品牌里做,很多优秀的项目比如:宝马、CCTV办公空间等都有做到过支持。于是我慢慢地对空间有了一些认知。到现在,我们自己独立出来做,开始有人找我们做办公空间包括展示空间的一些设计,也慢慢开始摸索着学习去做。

  PART2 : 遇到哪些困难及如何解决

  主持人:在这些创作的过程中,相信各位也是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与阻碍,都有哪些?又是怎样克服解决的呢?

  萧爱彬:一开始的时候,就觉得只不过是做把椅子、做一样东西而已。但是真正做的时候,就会发现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我的第一把椅子——“人椅”,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完成。每次做完以后又会觉得这儿不舒服、那儿不舒服,于是不停地去改进。因为我是一个做设计很讲究实用性的人,美感方面,说实话对我来说很太容易解决。我们学艺术出身的,怎么个线条、比例、虚实关系,怎么把握,这个在我们这儿根本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舒适,人体工学、材质等工艺上面的问题。

  中国在工业制造、工业生产上还相对比较落后,所有的东西刚起来,都在模仿。那些工厂有的时候他们都不一定很懂,所以就逼得我们自己去研究那些结构。我接触的一些西方的设计师,他们有很大的技术支持,我只说要求,然后他们就想办法进工厂,后方团队提供服务。而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三年前做完椅子时,我希望它的结构是比较有点新意,不要死板地支撑,有些曲线的方式,所以有一定的难度,包括开头就要考虑木纹,木头的纹理的方向,如果不对,就会折断。所以这些问题,你还得研究,还得跟工程师去讨论。当然我们有很多传统的木头师傅,但他对你这些新的东西他又不是很懂,他用他一贯用的方式方法我们就觉得不行。有点太老气了,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所以这个当时就有点困扰我了。

  所以我们就打了一把椅子、两把椅子、三把椅子、四把椅子。所以,在我的办公室里面,那四把椅子的历史都存在。大家可以看到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每把都是一个故事。但是总的来说,它在前进,做的越来越舒服,越来越坐感好,慢慢达到了我们的要求。通过这件事,我慢慢认识到做家具的困难,然后不断地有信心地去挑战,甚至对后面的东西,有更好的把握。

  赵牧恒:像刚刚萧老师所说,其实国外的家具制作,它有一定的计划性。比如说要生产一张沙发,从设计的概念开始到生产会制定一个周期,比如说一年半的周期,这个沙发问世。这里面,可能开始的时候,会先做一个1:1的模型,先从小模型开始,然后再放大成1:1的模型。这个1:1的模型还不见得是你要用的那个材质,但是形体上要先跟设计师确认清楚,这个都属于配套的支持。目前中国的家具厂它本身并没有这么一个成熟的经验,所以变成我们作为设计者自己亲自去涉略或者是介入这个部分的时候,就遇到了很大的阻碍。因为进入这个领域,我们又变成外行。

  以我自己的例子来讲,我自己的沙发也是2.0、3.0这样改的。我们现在在尝试做一个全水晶的椅子,它可以发光的。这个产品,是跟琉园在合作的。我们希望说,做出这个产品它是我们其中一个整个沙发系列的一部分,更像一个艺术品。我们实际做的这张,我们也在改这个舒适度,甚至材质上的选择,在做更多的选择。其实我们现在也在设计一个办公家具,比如说像面层,我们就希望有点像是苹果手表的那个材质。因为没有厂家来支援我们,只有自己去研究,去哪里找这个材质,怎么去把它变成一个真实的实体,这当中的困难就会很多,过程也被拉长。

  再比如我们又设计了一个烟灰缸,这个烟灰缸我希望是手去锻造的,有点像是日本的铁壶。但是,下一个问题是中国没有人会做,我们也不可能说为了这个去找日本的工匠师傅去做这个事情。

  任鸿飞:回头我给您推荐一个人。

  萧爱彬:看样子我们以后要求助于像他们这种工业设计的人。

  赵牧恒:有相当多的挑战跟问题,后面等着我们去解决。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并不像欧洲这么成熟的一个地方,它有很强的配套支持,厂商支持。如果是这样,也许萧老师那边的椅子可能8个月就已经面世了,甚至不用这些摸索,也许它要比较特殊的形体。这些顾问就反馈给你,也许你这个形体里面先放钢材进去,再包木头,这个形体就会很轻易地实现。设计师不用去担心这个,我们就可以真的是专业分工,我们就可以很专业地投入到形体上的追求、质感上的追求、或者舒适感上的追求。现在,可能我们有很大的一半的时间几乎是要克服工艺上的问题。

  主持人:像刚刚萧老师和赵老师所讲,对你们来说,多领域创作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其实是如何将自己的作品实现,实现过程当中工艺上的问题对你们是有困难的,也是一个耗时、耗力的过程。

  萧爱彬:我觉得可能很多时候是信息不对称的原因,所以现在我们要多一些这么领域的交流。

  主持人:所以还是要界限要打破,信息要全面。

  萧爱彬:目前中国这一块还是很难。前段时间做了一个门把手,找了很多厂家都没有人愿意做。量太少了,只有几十把,推了我一年多,找了七八家的厂家,都是有能力做这个的厂家。到最后有一个,我们自己掏了磨具钱,多给他点磨具钱才做成。我也不知道从哪找到更好的,他们能够有这种奉献精神,或者有前瞻性,愿意去培养一个有设计价值的东西。这个东西一定是有设计价值的,而且出来以后有眼光的厂家,可以通过这个来发现这些设计师,为他去研制产品,以后更好的开拓未来的市场。

  赵牧恒:在欧洲的话,特别是意大利可能更兴盛一点。为什么菲利普·斯塔克会有这么多的产品?他也是一个空间设计师,但是他涉足的领域就非常广泛,他设计到牙刷、设计到船、甚至设计自行车、电动车。但是为什么他能这么做呢?其实我们之前,也跟这些欧洲的品牌接触过了,它很简单。我可以帮你生产家具,反正我们的案子本身就要用,就直接卖给我们业主。如果产品够好,他们就直接推上市场,跟你谈版权费用。如果产品不好,反正它也有市场,就卖掉了。比如说像萧老师那种把手,因为欧美有太多的好的品牌,很强的把手的厂家。我们直接跟他们谈,他们都愿意的,只要你产品够好,开磨费用他也不要,他可能直接就给你生产。

  目前,我们中国的厂家不够强。我们并没有一个知名的把手厂家来支援,我们也没有一个在市场上占有率很高的家具厂来支援我们。最好的切入点,一般家具厂最喜欢当然是酒店,因为酒店有很大的批量,可以立马解决所谓的第一批的磨具费用。假设我们设计的一个沙发,一个酒店至少两百个房间,你就卖掉了一大部分。但是,话说回来,这还是牵扯到一个产品的费用问题。因为中国酒店的业主,是不是愿意去接受一张沙发两万块,他可以又接受不了。所以我们就会卡在这个地方,家具厂不愿意去推行,我们又没有人来支持我们,然后又回到原点。所以我觉得还是整个产业链不够成熟。

  主持人:如果说市场发展成熟了,我们的营销模式成熟了以后,可能每一个环节的问题都能够解决了。

  任鸿飞:在我看来,因为我接触了太多的专业家具企业,知道室内设计的公司接触定制品的供应商会更多。我这边,批量生产的供应商会更多一些。比如我们在跟国内很多做外贸的家具厂合作时,他们其实也有挺强的技术支撑,一起去米兰看展时,他们也有跟国外的一些供应商配合,进入展厅,我们都可以去拆那些家具。在科隆家具展的对面有一个展厅,他们也是一个合作关系,所以我们就可以很轻松地把那些东西拆解、破坏,然后去学习这样一个过程。而且有些企业里,已经有了技术人员,就是结构工程的团队在做。也是因为信息没有对称,会有这方面的困难。其实我刚进入家具行业之初,也面临这个困难。比如做软包和五金,就那么几家很厉害,圈子很快大家都熟悉了。完全不大一样的方式,比如说刚才赵老师讲的版权这一块。其实昨天晚上一个酒会,跟一个丹麦的面料,就聊到这个事。我说我需要一款什么样的面料,他说那好,我们可以合作,我们来开发,刚好就聊到了这个话题。我觉得有时候可能是信息不对称。

  萧爱彬:我最近马上要交单的一个项目,基本是整个酒店的公区大概3万多平米的软装、陈设这块,全是交给我们来做的。那么这个3万多平米,就牵涉到非常多的家具,灯具、饰品。我们基本上,全部是创新的一些东西。最起码是一个希望别人在市面上不一样的家具。这个可能是一些有理想的设计师,我觉得大家就在这样做,一大批这样的设计师,都在往这方面做。真的要好的酒店、一些特色的酒店,就是要有一些独特的产品在里面。要支撑这个产品的实现,就一定要有这些厂家、这些供应商,他愿意帮你去做,帮你去实现。这些投资商,甲方,他要支持。现在我的业主基本上是支持我,我才会做到这样。有的时候,就是因为我们很多东西都是一些原创的东西,用些新鲜的东西。对我们比较有想法的,比较喜欢折腾的人来说,就是想做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酒店的布置,才会有兴趣,才会愿意去加班加点的。要不然去配一些现成的东西太容易了,有两天就可以全部弄完。

  主持人:就是说,更希望在这整个空间中,全部都是自己的一些设计,这样可能会把自己的设计理念、设计想法,更好地贯彻出来。

  PART3:对于设计界限模糊化现象的看法

  主持人:随着设计的不断发展,设计师们的不断成长,设计的界限是越来越模糊化了,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推崇“设计无界”的理念,三位怎么看待“设计无界”的现象呢?

  萧爱彬:“设计无界”,我觉得只要跟设计领域相关的就是没有界限的。我原来就觉得,做室内的也好,做建筑的也好,做家具的也好,因为这都是设计的一个总体范畴,其实都牵涉到你的一个整体的空间。在前几年,可能是无暇顾及,业主的接受程度不一样,可能大陆就这样一个状况,他就希望你快速,不论什么东西都快,根本来不及,根本不会允许你有过多的时间去推敲设计,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全部花在赶案子上面。等到现在,基本上都平静了。大家相对时间就拉的长一点,特别是近两年,市场放缓脚步,我觉得是个好事。放慢脚步,大家真的在琢磨怎么把这个空间能够做得更好,更有特色。

  因为大家对这个东西看得已经太多了,对那些俗的东西熟视无睹,太熟了,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了。当他有一个新鲜设计的时候,眼睛一亮,我想要这个,就形成了一个全民意识。对我们设计师来说,一旦进入到产品设计,是属于高级阶段。我自己自身就是这种感觉,不是说原来不高级,原来更多的是室内的、空间的、使用性、功能性。一旦进入到一个产品以后,会特别细致。空间可能很多东西会谅解,比如说说这个地方收口不太好,他就会谅解。但是一把椅子收口不好,他穿一件很名贵的衣服,一走就拉掉了,我这件衣服两万块钱,就被你的不细心给弄坏了,所以说它越来越细致。所以我说,当一个设计师一旦开始在关注你的产品的使用,跟人的身体发生更亲密接触的时候,这就是真的到了一个高级的阶段。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也是不小心,进入到一个高级的阶段,只能说这个领域高级,我自己能不能做的高级就是另一码事情了。

  赵牧桓:至少你做的很尽心。

  萧爱彬:对,自己做的很尽心,过程很开心。现在我正在做一个酒店项目,那么多东西在短时间内拿出来,业主原来是选择了别人,后来把案子交给我们,只用了10天就通过了。我跟同事分析,是因为每一件东西都是市面上看不到的,从而打动了业主。所以,原创对于一个方案的成功是多么重要!

  赵牧恒:设计边界是整个发展史上的一个进化过程。比如说,室内设计其实原本是建筑师的事情,是没有这样去分,以前没有室内设计师,以前也没有灯光设计师,灯光设计师又企图从室内划分出来。室内设计从建筑划分出来,建筑跳脚了,这是我们的事情,为什么要交给你们来做。但是我们如果回想,更早的一千年前,甚至两千年前,我们说那时候米开朗基罗也好,他是什么?他是生物学家,他是画家,他是建筑设计师,他又喜欢玩一些生物解剖,又是医生,他是集所有的角色在一个人的身上。因为那时候专业的细分并没有那么清楚。但是走在时代最后,我们说应该叫土木工程、结构师,其实本来建筑师是结构师,他必须懂结构。但是后面又细分出来,从建筑领域又细分出来。我们现在的专业越来越精细,但是实际上设计呢,我觉得反而我们可以走一点点回头路。就像刚才萧老师说的,美其实是共性的。

  室内设计师不能设计建筑吗?室内设计不能设计灯光吗?这本来也是室内设计师的事情,也是建筑师的事情。每个的定义框架,有时候可以很清楚,有时候并不需要很清楚,美是一个共性问题,最后还是看市场的接受度。如果设计出来的作品市场上能接受,那就是好的。中国之所以没办法产生好产品,主要是产品的周期太短。作为一名设计师,很难细抠到每一个环节。在整个中国开始转变成更精致的生活要求,甚至需要独特的设计时,我觉得慢慢已经走向了欧美的市场。因为每一个案子要给时间去成长,成长的时候自然会有好的产品出现。从业主到市场到设计师之间,会慢慢进入到一个更完整、更完善的平衡关系和周期中。

  任鸿飞:大家可能存在的,应该不是界限,而是信息的界限。或者说某些技能,当然这个不是设计的,可能对我来说,做一把舒适的东西稍微容易一些,因为学了人体工学,我也知道沙发的倾向角度,它该用几层海绵做到一个舒适度。可能只是一个信息的界限,其他的我觉得,比如说美学上的一些意识层面的东西我觉得是没有界限的。而且,我的名片一直是设计师,从来没有写某某设计师。但是有人聊的时候,我会强调一下可能做家具方面多一些。当时在读书的时候,也是各个系去串,本来我喜欢绘画、油画、雕塑,甚至各种行业我都涉及一些。甚至有段时间我去面试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招的职位很吸引我,是因为它想招一个机械的概念设计师,它的描述吸引到了我。可能由于只是兴趣,可能没有达到人家的要求,我还继续做家具设计。

  赵牧恒:萧老师是美术出身,我是建筑出身,任总是工业设计出身,其实都是殊途同归。现在任总开始介入室内设计,甚至跨入了游戏产业。我想萧老师现在既画画,也做产品。我觉得说到头来,还是在做美的东西。

  主持人:我们前期是开始细分领域,划出来建筑、室内、灯光、产品等,但是现在我们其实可以返回原来,不要分这么详细,整体去把握。当然这中间需要我们去掌握一些技巧,工艺性、或者专业上的技能。

  任鸿飞:这些都不是难题,可能只要信息对了,一下就可以全部解决了。

  赵牧恒:不过这是一个重点。为什么要细分这些?因为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做的很专、精。比如说做实木家具的师傅,他可能一辈子就做它,我们肯定没有他熟悉。但是我们对美有一定的要求,要跨入他的领域时,需要用他的专业来支持我们。所以我觉得在跨领域的时候,如果说专业上能够支持、互相配合,可以让很多事情很省心。

  萧爱彬:刚刚赵老师讲的这个,让我想到了我们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该细分的时候没有很细分,该跨界的时候没有很跨界,该无界限的没有很无界限。比如蓝领阶层,技术上一定要细分。做一个螺丝钉,就要把这个螺丝钉做得精致、美感,包括金属的含量,这个我觉得应该是要分的很细的东西。当需要我们这种无界限的时候,这种无界限是深入,是那种设计师,还有一些人。我觉得设计师这个行业,真的应该是无界限的。我自己思考我都觉得设计师是一个非常难做的事情。因为设计师什么都要懂,比什么东西都要求高,要懂生活、谈判、模仿、营销,还要涉足各种各样的领域。你既喜欢建筑,又喜欢绘画,你又喜欢街道,你又喜欢环境。

  作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应该是无界限的,需要脑子很活跃,把相互之间的信息穿插。穿插以后,就会变成一个新东西。当有一个很专业的技术支持时,这就是个良性的社会。中国现在在慢慢往前走,虽然现在还找不到很好的配套,但通过彼此经验上的交流,以后可以相互之间借用资源。

  任鸿飞:而且我觉得设计师要乐于分享,分享知识、分享朋友圈、分享大家的信息,碰撞的过程也是收获的过程。

  PART4:献给设计师们的建议

  主持人:萧老师和赵老师作为设计界的资深前辈,有没有一些经验之谈,或者好的建议给到我们的年轻设计师呢?

  萧爱彬:其实经验,我觉得我们现在去总结还不是太合适。如果说要有一些经验的话,我觉得还是专注,对一件事情要执着、热爱,可以帮助你把东西做好。如果不专注、不热爱,很难做好一件事,如果只是急功近利,或者是赶紧赚快钱,将来一定会吃亏。

  赵牧恒:我也同意,年轻的设计师要给自己时间去开花结果,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沉淀、积累、辛苦的过程,但是后面就会显示出来。如果喜欢这个设计行业,你就有“职人”的精神,对你来讲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一辈子的规划,而不是说这两年我同学怎么样,我那个朋友现在赚多少钱,你可能就不能看短期的利润,而是要考虑到长期,你一辈子在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你怎么对待这个行业,你打算做些什么事情。我觉得你如果从一辈子的眼光来看你的职业,我相信你不会那么浮躁或者是担忧。

  主持人:作为年轻一代的新锐设计师,任总又有什么样的心得来分享?

  任鸿飞:应该是共勉吧,本身也没有太多的资历。我是觉得,可能大家首先得热爱,我觉得热爱是我这几年一直在坚持的。因为我可能能很坚持地做一件事,有时候我都佩服自己。因为刚才也提到信息这个事,可能每天我会花一两个小时特别是早上,我会看一些国外的优秀的网站分享的内容。这个过程是一个信息筛选的过程,也是我的审美逐渐地沉淀、磨炼,这样的过程。有些年轻的设计师问我哪个专业赚钱?我觉得这个根本就不用考虑,因为每一行都有自己的方式,你只要热爱,我觉得一辈子能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这个不是钱能来衡量的事。

  PART5:一句话总结观点

  主持人:节目最后,我想请各位嘉宾针对本期的话题,分别用一句话来表达一下您的观点。

  萧爱彬——“如果你喜欢一件你喜欢的东西,你就应该去迷恋它,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赵牧桓——“作为一个设计者,多方向的去做不同设计项目的尝试,专注地,努力地,一辈子去把它完成。”

  任鸿飞—— “我把设计的本质看作是生活,生活本来就没有界限。”

  主持人:非常感谢三位嘉宾为我们带来精彩的对话,正所谓“设计无界限,设计无极限”!本期节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收看!关注《设计·观点》栏目,说出您的观点,分享您的设计!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望今天小编带给大家的内容能够对大家的生活有所帮助,能够给你带来更多的生活灵感。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多多关注一起装修网。
文章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 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全国业主交流QQ群:573032185;微信:wx17house 关注有礼,获取省钱秘笈。

免费获取靠谱装修设计

  • 今日仅剩
  • 9

    9

    9

  • 个免费名额
  •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哈尔滨
  • 石家庄
  • 西安
  • 武汉
  • 成都
  • 大连
  • 济南
  • 其它

立即预约

我们承诺:一起装修网提供该项免费服务,绝不产生任何费用。


相关推荐

RELATED ARTICLES

北京11月26日大型家具建材团购会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78号 京ICP备10039249号 京ICP证120045号 Coptyright © 2009-2017 17house.com,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一起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